最新公告

111/8/21(日)扯鈴級位檢定(自辦)場次:DAK-111011-高雄市文化中心廣州一街旁草地

2022.08.04

高雄市扯鈴協會級位檢定(自辦)~~ 場次:DAK-111011 日期:111/8/21(日)  時間:AM09:00~11:00 檢定地點:
111/6/17(五)扯鈴級位檢定(自辦)場次:DAK-111010(高雄市陽明國小)

2022.05.19

高雄市扯鈴協會級位檢定(自辦)~~ 場次:DAK-111010 日期:111/6/17(五) 因疫情取消 時間:AM16:00~17:30 檢定
111/6/14(二)扯鈴級位檢定(自辦)場次:DAK-111009(高雄市正興國小)

2022.05.19

高雄市扯鈴協會級位檢定(自辦)~~ 場次:DAK-111009 日期:111/6/14(二) 因疫情取消 時間:AM14:00~17:30
111/5/30(一)扯鈴級位檢定(自辦)場次:DAK-111008(高雄市博愛國小)

2022.05.19

高雄市扯鈴協會級位檢定(自辦)~~ 場次:DAK-111008 日期:111/5/30(一) 因疫情取消 時間:AM16:00~17:45
111/5/25(三)扯鈴級位檢定(自辦)場次:DAK-111006(高雄市新光國小)

2022.05.19

高雄市扯鈴協會級位檢定(自辦)~~ 場次:DAK-111006 日期:111/5/25(三) 因疫情取消 時間:AM13:30~15:30

扯鈴運動播種者—田漢

在國境之南的高雄有一位身材削瘦手腳卻靈活老先生常在假日出現在文化中心耍玩扯鈴,引起無數市民驚豔民俗體育—「扯鈴」的奧妙有趣,更激發廣大學童學習扯鈴的興趣,使這項民俗運動在南台發光發熱傳承不墜。他就是扯鈴薪傳大使—田漢先生。
    田漢是我的父親,他的前半生,就是大部份榮民伯伯的故事,離鄉背井,半身戎馬,顧家節儉。民國七十年己退伍,年屆六十的父親在偶然的機緣下重拾兒時童玩—扯鈴,好像久逢知己,一頭栽進扯鈴技藝,不分日夜他勤練揣摩各種花招,手生繭、衣溼透仍不停歇,終於練成一身扯鈴絕技。從此他開始行走江湖,南征北討,活動範圍從高雄市,到高雄縣,再擴展至台南縣、市,屏東縣市,更遠…地區,我們家人都被他的衝勁嚇到,父親找到他生命的第二個春天—扯鈴。
    在七0年代,扯鈴對國人來說是個陌生運動,父親像蜜蜂傳播花粉般孜孜不倦在各國中小學示範各種花招推廣扯鈴,學校師生都驚嘆二根棍子一條繩子,加上一個鈴的神奇魔術,父親出神入化技藝造成校園轟動,吸引無數學校開始扯鈴教學,父親自己也陶醉其中,成就感激發他追求扯鈴技術精益求精的企圖心。
    父親不但跑學校教售扯鈴,他也出現在工地秀,文化中心、風景區、及各種節慶年節活動等地表演扯鈴絕活,這其中他獲得無數民眾孩子的掌聲也使扯鈴運動知名度不斷蔓延擴展,同時也無意中成為媒體採訪的對象,讓他變成高雄地方傳奇人物,很多高雄市民都知道有這位愛玩扯鈴的老先生。更重要的節儉一生的父親可以十年不買新衣,卻在那個年代他就會捐贈扯鈴給山地弱勢學童,讓他們也能有機會和都市孩子一樣接觸扯鈴運動,這樣的胸懷使我非常感動。也許推動扯鈴運動的人很多,但是父親確是無意間成為最早、最牛、最久的扯鈴運動推動者,高雄市社會局長青中心封他為扯鈴薪傳大使當之無愧,即使在九十五年三月十三日一場意外車禍走完人生前,他還在龍華國小教授扯鈴。
    父親走時八十六歲,算是高壽,桃李滿天下。但對我們家人來說仍是不捨,尤其他是意外猝逝,很像父親扯鈴表演高潮迭起如行雲流水止於所當止,不拖泥帶水,戛然而止不帶走一片雲彩,留給觀眾無限懷思。時至今日,高雄市成立了扯鈴協會團體,組織性的推廣扯鈴運動,好似傳承父親推廣扯鈴運動的精神,使扯鈴運動更深、更廣發揚光大,相信身為第一代傳播者的父親也會含笑後繼有人。

 

謹以此文獻給我敬愛的父親大人---------------田長生2008.11.23

>關於田漢(1920.6.5〜2006.3.13)
出生於中國大陸湖北省武昌市 ,幼年在私塾學習並接觸扯鈴運動,青年時期遇日本侵華戰爭,家鄉陯陷被迫離鄉從軍入伍展開半生軍旅生涯,民國三十八年隨政府來台,四十五年結婚與另一半胡夏英女士胼手胝足建立家庭,育三女一子。田漢先生在軍中時即是乒乓球高手,經常參加軍中比賽奪魁。
民國七十年退伍後重拾兒時童玩-扯鈴,開始積極以單槍匹馬方式推廣扯鈴運動約二十餘年,足跡遍及南台灣,尤其獨創葫蘆,車輪、鍋蓋扯鈴引領風潮,對扯鈴運動的推廣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經歷:
一、民國71年起至民國95年止,高雄市各級中小學扯鈴教練(因教學過的學校多,故不多贅載。
二、民國78年起為高雄市民俗技藝協會會員。
三、民國88年高雄市政府社會局長青中心聘任扯鈴薪傳大使。
四、民國93年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授證高雄市街頭藝人。

 

田漢先生的身影令人懷念和敬仰